数研社|告别赔本卖车!造车三兄弟亏损仍超90亿元 现金储备还够烧几年?

原标题:数研社|告别赔本卖车!造车三兄弟亏损仍超90亿元 现金储备还够烧几年? 来源:腾讯汽车

数研社

腾讯汽车出品栏目,聚焦汽车行业的销量数据及变化,分析解读数字背后的故事。

撰文:清川 | 编辑:Pirlo

出品:腾讯新闻、腾讯汽车

在过去的一年里,围绕蔚来、理想、小鹏的讨论始终没有停止。从一片质疑中杀出重围的三家头部新势力,不仅获得了资本市场的热捧,也在新能源市场快速扩大着领地。

新造车三强快速发展的背后,是汽车业正在发生的一场电动化和智能化变革。经历了从0到1的三家车企,开始成为业界研究和效仿的对象,人们希望通过三家企业不同的发展路径,解读出新时代下车企的发展密码。

近日,蔚来、理想、小鹏相继公布了2020全年财报,这让我们得以从一个相对统一的维度,基于企业运行过程中的关键数据,剖析三家的路径差异。

财报背后的关键信息

笔者根据三家车企2020全年财报数据及相关信息整理出了一份表格,总体上看,三家车企的财报都很亮眼,交付量稳步提升、营收增加、毛利率纷纷转正,说明企业运转都已走上正轨。面对一直以来外界对造车新势力的质疑,数字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。

而透过三家车企的数据对比,可以看到下面的结论:

1.从交付量和营收来看,造车新势力三强的排序是蔚来、理想、小鹏;

2.理想交付第一年,凭借一款车型实现超过3万辆销量,是当之无愧的黑马;

3.40万元、30万元、20万元,这是蔚来、理想、小鹏平均每卖一辆车的大致营收水平,也体现了三家车企的产品定位;

4.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长10.9%,蔚来和小鹏销量同比增幅均在12%左右(理想无同比数据),小幅跑赢市场;

5.销量同样增长12%的情况下,小鹏的销售成本增加了93.7%,蔚来只增加了59.4%,这就是规模化的差距;

6.三家车企都已实现毛利率为正,告别卖车亏钱的阶段,按赚钱能力排序,理想>蔚来>小鹏,理想的毛利率相当于蔚来和小鹏之和;

7. 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GAAP)的统一标准下,蔚来和理想都实现净亏损大幅收窄,但蔚来的亏损额仍为理想的35倍,小鹏则是唯一亏损幅度微涨的;

8.在卖车这件事上,理想不仅最会赚钱,也最能省钱。理想平均每辆车分摊的营销费用为3.43万,为三家最低,蔚来和小鹏则分别为8.99万元和10.8万元;

9.小鹏花在每辆车上的营销费用是三家最高的,有点让人出乎意料,毕竟小鹏每辆车的营收只有蔚来的一半,为三家最低;

10.2020年三家车企都缩减了研发费用,理想的研发费用在三家中最低,不到蔚来的一半;

11.经过一年的上市融资,三家车企都有了充足的现金储备,不差钱!

三种路径

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的财报数据背后,是各自不同的发展路径。

蔚来的发展路径,是运营导向的。从Formula E到NIO DAY,从蔚来空间到电池租赁,蔚来始终向外界传递一种更有尊贵感的用户体验,并通过服务和模式的创新,营造出更具前瞻性的品牌形象。尽管这让蔚来持续走在“烧钱”的道路上,但从目前来看,蔚来在品牌打造和用户运营上,确实是三家中最成功的。

和蔚来的“大开大合”相比,“市场导向”的理想则显得“小而美”。理想的“抠门”,背后是一种务实的态度,无论是直接选择自建工厂,还是专注增程解决方案,理想的出发点都是实际用户的需求痛点。在理想ONE上,你几乎看不到华而不实的配置,用户也不需要为某些功能提前买单,虽然看起来不够性感,但这或许正是它成为爆款车型的原因之一。

相比蔚来的“高大上”与理想的“小而美”,小鹏选择了技术导向的发展路径。尽管主打中端车型市场,但小鹏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投入却毫不含糊。从自动泊车还是NGP,小鹏不断强化自身的“科技”标签。在现有道路条件下,自动驾驶也许无法为销量带来太多助力,却可以给资本市场提供更多信心。

谁更有“未来”

从某种意义上说,拥有充裕现金储备、解决了后顾之忧的蔚来、理想和小鹏,都开始进入发展的第二阶段,在各自的路径上发力狂奔。

当然,由于技术路径、商业模式的不同,笔者很难根据一份财报对三家企业的未来作出断言。但从各家在研发、产品、渠道三个方面的计划,我们还是能一窥三家车企的未来。

从上表可以看出,在研发和网络拓展方面,不差钱的三家车企都非常豪迈,今年增长50%都算是少的。特别是理想,研发较去年增加至3倍,网点数量也将从60家增至200家。

而在产品上,目前产品矩阵最为完善的蔚来显得更加稳健,今年并无新车,全力准备2022年的ET7交付。小鹏则进一步完善在现有价位区间的产品布局,通过P5应对竞争对手的不断下压。而理想在今年完成ONE的改款后,新车推进速度将明显加快,产品也将下探至15万-50万元区间。显然,在用一款车型跑通模式,完成营收平衡后,理想希望快速复制,补齐此前的短板,再造几个爆款车型完成李想提出的“五年20%市场份额”的宏伟目标。

对于纯电动汽车来说,里程焦虑仍然是绕不过的坎。因此,在充电服务网络方面,蔚来和小鹏都有非常激进的明确规划。而2023年才推出首款纯电动车型的理想,目前还未透露在这方面的计划。

结语

对蔚来和小鹏而言,自身造血能力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相对高端的产品定位,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销量增长的空间。考虑到2020年持续降本的情况下蔚来仍然亏损超过50亿元,扭亏仍是蔚来最大的任务。

和蔚来相比,小鹏的形势似乎更为紧迫。这不仅源于财报未能收窄的净亏损和高企不下的营销费用,更重要的是小鹏主力车型所处的市场区间的激烈竞争。如何将科技标签转化成销量,将进一步考验小鹏的营销能力。

在三家之中,理想的造血能力最强。但正所谓高处不胜寒,在增程式电动车领域树立起标杆的理想,将面临众多对手的精准阻击,而在电动车上,显然理想还有很多功课要做。

不管怎样,拥有充裕现金储备、解决了后顾之忧的蔚来、理想和小鹏,未来三年应该不会为资金发愁。因此,从某种意义上,它们最大的对手其实还是自己。

版权声明

腾讯新闻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ls99.cn/85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